哈尔滨“水阁云天”工程建设纪实(一)

哈尔滨太阳岛风景区第一景“水阁云天”建设纪实,是我的回忆。该项工程记录了我们这一代建筑工人,在艰苦的环境下,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客服了种种困难,终于完成任务的史诗。

       哈尔滨太阳岛风景区第一景“水阁云天”建设纪实,是我的回忆。我27岁时承担了这项工程的建设任务,那是1980年,我是该工程的工长(现在叫项目经理)是工程总指挥。该项工程记录了我们这一代建筑工人,在艰苦的环境下,发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客服了种种困难,终于完成任务的史诗。
       1980年的春节前,大约是在1月份,我自报奋勇的承接了任何一家建筑公司都不愿意接工程,太阳岛“水阁云天”的建设工程。我当时是在哈尔滨市住宅四公司任工长(现在叫项目经理)找我承接这项任务的是原来我工地的木工老王,1979年刚平反一年的老同事王振业,平反后分配到市园林处工作。老王50年代是哈军工学院的教官,因说真话57年被打成的右派,曾经下放到饶河接受劳动改造,70年代初回到哈尔滨做木工活维持生活。在这期间为了自己的冤情不断的上访,79年终于得到平反。我和老王在一起工作的时候配合很好,我是工长他是木工组组长,有人看他是右派经常欺负和嘲笑他,只要被我发现,我都要为老王撑腰。
       老王刚到园林处基建办工作,首先接到任务就是找建筑公司建太阳岛水阁云天,当时没有招投标的规则,那个时候正是文革结束百业待兴,待建工程多,建筑队伍少,老王找到省建及市建大公司,给他们看了建筑图纸,都说太复杂,这个项目有风险,都推了。老王犯愁了,他有个习惯愿意走路,下班后不知不觉的走到我家,一进门用山西腔就喊上了:"小马呢?马工长我来了",听到老王的喊声,我就说:“大哥来了,正好喝一杯,”我也是刚下班正要吃饭,我妈一看老王来了很高兴,又叫我夫人给添了两个菜,老王说:“我正好还没吃饭,我就不客气了”。边吃边聊,老王就把自己的苦恼一股脑的吐出来了,我一听,是这样的工程,太好了,太有挑战性了,这是为太阳岛风景区建设的第一景,我天生就是不甘寂寞的人,挑战冒险是我的专利,我当即就说:“王大哥这活我接了,我不是说酒话,明天就给我图纸,我先看一下。”老王说:“省市建都不敢接,人家从设备到技术力量可都是一流的,咱哈尔滨市住宅四公司设备经验都不如人家啊!”“那总得有人干吧,干一杯,这活就是我的了,大哥祝我成果吧。”我和老王连干三杯后,老王也高兴的回家了,因为工程终于有人接了。
       这项工程确实复杂,从结构上看,在当时的哈尔滨是没有先例的,别说是没有人干过,就是看都没有看见过。我从接到图纸那一天,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我有助手技术员老迟,他就劝我不要接这项工程,我说老迟你不用管,你只要配合我工作指哪打哪就行了。老迟,字写得好,为人稳重做事小心。我1976年就读于哈尔滨工人业余大学的工民建专业学的知识这回全用上了,感觉有了勇武之地。来自于各方面的困难随之而来,工程需要做工程预算,工区现有的预算员看图纸都看不下来,不会做预算。技术员老迟需要熟悉图纸,做基础放线的准备,给他分配工作太多也太难为他了,在那个年代,一个大集体体制的建筑公司就是这样的。我明知道困难不但来自工程的复杂性,还来自企业内部的技术能力低下。这是一项哈尔滨重点工程,市长和建委主任亲自抓的工程,对工期及质量来不得半点含糊。
       在这背景下,这项工程对我来讲压力山大啊,工程预算,材料预算都是我熬夜编写出来的。熟悉图纸技术交底都是我一个人来做,我要把施工图根据施工进度要求分解后直接交待给技术员老迟和班组长,老迟超平放线我还是很放心的,工程是在1979年12月份开始筹备,1980年元旦后开始进入工地的。水阁云天工程的水阁是坐落在太阳湖中的,这个太阳湖在开工前是没有的,需要我们造出一个人造湖来。工程第一步就是爆破,提起爆破,还是十几年前我在中学读书的时候学的,那一年是1968年,我刚15岁,驻校工宣队(文革期间东北送变电工程处派工宣队进驻学校参与管理)带领我们去大连金县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我们这个班去的送变电工区,任务就是爆破挖坑埋铁塔电线杆,整整干了一个月。想不到学生时期学的爆破今天用上了,我是工长,需要现场指挥不能做爆破手,我就在工地大会上,问了一句:“哪一位做过爆破手?”“我在兵团做过”力工组的一个兄弟站起来了,我一看是小马,他是一个稳重厚道的人,我说:“没想到我们一家子还有这本事,真行!会后留下咱哥俩研究一下。
       爆破是春节后开始的,由老迟带领几名木工定好爆破范围,爆破工程就准备开始了,工区材料组送来雷管和2吨炸药。由于工程第一项就是人造湖工程,各工种,木工、瓦工、钢筋工、架子工、电工等都要参加爆破及运土方工程,爆破前,组建爆破小组,小马任组长及爆破手,并且要进行安全教育培训,我把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时学的东西都用上了。一切工作准备就绪,随之困难也来了,一是我们的临建工程不达标,冬季很冷不适合休息,这个困难我通过开动员会,鼓动大家的情绪,大家表示为了建设哈尔滨的第一景豁出去了,能够克服困难。第二个困难很难解决,人造湖爆破工程下来的大量土方需要人工用小推车运上来,如果还是按照常规干法是不能完成工期的,需要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才可以,在1980年的时候,仍然是吃大锅饭,就是基本工资,干多干少都一样,如果按照计件工资那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我考虑了,如果用推土机,冻土是推不了的,爆破多少运出多少只能是人工。平时工程不太紧张的时候靠表扬靠激励,但是这回是不行的,因为弟兄们都是在江南住,而且分布在江南的几个区,有的骑自行车到江南岸就需要1小时,过江时间也需要40分钟,这样远的来回上班弟兄们太辛苦了,他们完全可以要求调到江南工地去工作,这百十号弟兄没有一个说怂话的,弟兄们说:“马工长你走到哪,我们就跟到哪!多苦多累我们愿意!”这份情让我感动啊!天寒地冻的工作环境,危险的工作,上下班的路途偏远,都让我于心不忍,我一定要让弟兄们多少得到他们应得的报酬,还要改善工地的生活。但是,想多给弟兄们多开钱很难啊,我首先找到了工区管生产的李主任,全盘推出我的想法,一是为调动积极性按照计件工资;二是给弟兄们提供一些副食和酒。李主任说:“好,我回去向书记汇报一下,为了这项工程的顺利交工,我本人同意你的要求。”李主任一句话让我的心暖和多了。一周后终于等来了好消息,领导同意我的要求,可以按照计件工资开,但是不准超过劳动定额,(在当年是用劳动定额手册来控制工地的工资)这我明白,只要能够答应计件工资,我就有办法。工区又派人给太阳岛公园小卖部一张空白支票,说只要马工长签字就可以领取食品和饮品。公司和工区都是很支持我的,剩下就是我如何去操作了。
       工地的弟兄们中间有三分之一是女性,但是各个都是好样的,能吃苦,讲义气,工地多数弟兄都是下乡返程的,还有一部分四五十岁的老师傅,年龄有的要和我们相差二十几岁,但是我们都是兄弟相称,在当时还没有农民进城务工的政策,所以都是本市人。春节后我给各个班组分了工,而且把我的思路讲给大家,班组长都同意我的意见,于是召开了工地大会。在会上我讲了几条让弟兄们振奋的消息。一是,土方工程按劳分配多劳多得执行计件工资。二是,从即日起只要有加班了下班后就会餐,提供面包、红肠、松花蛋和啤酒白酒。我说到这,弟兄们欢呼起来了,因为,从参加工作以来这是从来没有的。我又宣布了土方工程具体的事项,我说:“两人一台手推车,自愿组合,一共40台手推车,先来先得,来晚的,没有推车的,回家明天再来。拉一车土到指定地点,两毛钱,有记录员现场记录。”我的话音刚落,就有人说能不能再添几台手推车,我说:“就少一台推车,每天准有两个人需要回家,这样好。”我又讲了一些安全要求,班组长都发言表决心,会议开的很好,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
       冬天的太阳岛几乎看不到人,但是爆破期间有几条路口需要有人值守,安全区是为弟兄们提供安全的保证,我是爆破总指挥,没有我的哨声谁都不准动,这是我和弟兄们提出的铁的规定。爆破第一步首先是钻孔打眼埋炸药,每次埋设十个爆破埋的导火索按照引爆的时间计算是一根比一根长,一切准备就绪,爆破开始了,我的第一声哨是点火,随着连续的十声炮响,爆破成功了,我吹了第二声哨,只见四十台手推车迅速的冲向爆破地点,啊!从来没有的景象,大家争先恐后的抢土块(因为冬季爆破的冻土),太壮观了,这就是按劳分配的政策带来的积极性。接下来的问题又出现了,十炮下来只能满足二十几台车,其他的推车没有捞着。研究改进,让大家都有钱赚这才行,经过研究我们总结了经验,增加了埋炮的数量,满足了弟兄们的热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水阁周边的人造湖开挖成功了。在爆破期间出现了几个小插曲,有一次,由于爆破手在打眼有点偏,引爆后几十个大块土了垰冲向上空、直接砸向休息室的屋盖,多亏,人都在安全区,躲过一劫。还有一次,爆破的土方直接冲向对面的树林,在寒冷冬天谁能想到对面树林里竟然有人,炮声响后对面树林传出爹妈的喊声,跑出来3对男女,远处看去,他们没有受伤,也没有来指责我们,都向树林深处跑去了。后来才听说,他们是躲在树林里的嫖客和暗娼。还有一次,那天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那天很奇怪,近一个月的爆破都很顺利,就这一天哑炮出现好几次。由于第一炮没响是个哑炮,等了很久,确认是哑炮后,爆破手又加了两公斤炸药,加了铜雷管换了导火索,开始引爆,只听轰的一声,地都震了,炸了一个四米深的大坑,地下水都上来了,一会公园主任骑自行车来了,说办公室的玻璃都震裂了,工地距离公园办公室应该有500米远,这时王大哥说了:“兄弟啊!今天不能再干了,今天是二月二啊、龙抬头的日子。”我一想也对,弟兄们今天半天,回家过二月二去吧。
       为时一个月的爆破终于结束了,人造湖的雏形造出来了,我对弟兄们的承诺也兑现了,大家真正没有白出力气,按照自己的劳动得到了应得的报酬,二人组合的效果真是发挥到极致,有的二人组合一天运土方一百多车,按当时的计件价格那就是30左右元,一个力工或是一个三级工一个月的月薪才49.84元,二人组合每人一天分到15元,简直是高工资了,开支那天,我感觉到弟兄们那紧张的心情等待着开支的时刻,因为从参加工作就没有开过计件工资,到处都是大锅饭就没有真正的按劳取酬的单位。看到大家点钱的高兴劲,我太高兴了,起五更爬半夜的一个月啊!土方工程顺利完工,弟兄们辛苦钱也到手了。我说:“今天早下班,回江南下馆子去。”我的话音刚落,就听见群呼:“好”。弟兄们换掉工作服,骑上自行车百十号人的自行车队伍向江南挺进。
作者:冰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