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14岁孩子眼里的生命与教育

曾经一个六岁的孩子向妈妈提了三个问题: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   “金钱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你现在是梦着呢还是醒着呢?”   妈妈回答:你的问题很棒,但我现在没办法给你解释清楚。需要在长大的过程中你自己去解答。

我叫李景琦,14岁,来自人大附中分校,是一名中考狗。
       我今天分享的是《释放野性,找到自我》
曾经一个六岁的孩子向妈妈提了三个问题: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
“金钱的价值究竟是什么?”
“你现在是梦着呢还是醒着呢?”
妈妈回答:你的问题很棒,但我现在没办法给你解释清楚。需要在长大的过程中你自己去解答。
好吧,这孩子就是我。

实践是最好的学习

其实呢也不意外,我六个月就会说话了,这是因为我妈极好的保护和启发了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比如我家楼下正在挖光缆沟,一看快完工了,老妈放下饭碗抱起我就走,第二天一早就又抱着我去看填埋过程。让我自己去问工具的名字,她只负责教我观察外形和功能,讲解各种动词,其它的都归我自己思考。所以那天我总结道:“镐是用来把结实的土刨松的,铁锹是用来把刨松的土铲出来,铲出来的土堆在路上就成了路障,被挖的深深的、长长的、窄窄的坑就叫做沟。气夯是用来把松的土夯结实的,沟不见了,又成了路”。哇,一岁多哦!好像比现在的我都会表达。
妈说不奇怪,实践是最好的学习。
就像上班一样,我每天跟着老妈去 “见世面”:观察天地、植物、还有一切能见到的飞鸟昆虫和小动物。在家里养鼠妇、蚂蚁、蜗牛、蜘蛛、蚯蚓等等一切可养的活物。为此,经常把我妈吓得手舞足蹈、大叫不止,透漏一下哈,她最怕虫子,而且是个女高音哦!

      老妈给我买了好多昆虫类、荒岛求生类的书,从此呢,我每次出门必带回各种奇葩石头、绳子、树枝等等等等。并用自己的独门绝技做了一大箱子的野外求生工具,时刻准备着和老妈去荒岛、亚马逊探险,还准备坐着塑料箱子在夏天雪化了去南极呢!!当然这“无厘头”的要求不可能实现,无奈的我对老妈说:咱们带个帐篷去公园住一晚上也行啊!
       别说,我这冒险精神还真用上了:两岁的我在池塘边看钓鱼,却突然对垂钓者发生了兴趣,盯了好久(你们猜我干嘛了?)我说:“妈妈,这个老爷爷快死了!”豁!老爷爷瞬间凝固了,老妈急了: “别乱说!” ,“妈妈妈妈我说的是真的,这个老爷爷真的快死了呀!” “不许乱讲话,再说就揍屁股了!” “不是人老了都会死的吗?” “啊?嗨!可爷爷根本不老,你看爷爷多健康啊,怎么着也能活100多岁哪!” , “那是乌龟!” 
得!这下老爷爷也乐了。
上小学了。
      几乎每个课间我都会去捉虫子。有一次难以置信的捉到一只尾巴上有钳子的蠼螋(注:qú sōu )!赶紧塞进易拉罐,放眼一看,坏了,跟罐子里的那只蟋蟀打起来啦!正看得起劲,上课铃响了,老师只能看着我的后脑勺,而我整节课都在观战“殊死大搏杀”。并由此诞生了一篇《硝烟弥漫的昆虫大战》,感谢老师!没错,仔细观察、亲近自然,多读书,勤动笔,好文自然来。


(注:蠼螋,别称夹板子、剪指甲虫,杂食性昆虫,常生活在树皮缝隙或落叶堆下)
从一年级开始我就用二指禅写博客直到四年级。诞生了一大批远远超龄的深度好文,也发表和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我很怀念那段时光。但随年级越高,我的作文却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差, 那种出口就是思想、张嘴就能深刻的灵性不见了。直至初中……唉!不提也罢了。

       内心的无力感使注意力转向了外求。在课堂上会顺着老师的意思说些冷笑话,以“活跃课堂气氛”;虽用套圈和投飞镖的创意连续斩获两届学校慈善义卖的个人创收桂冠,完成了几次英文电影的配音,也不惜在考前参加班级的各项活动。每天都在忙,但似乎什么都没忙。每天都很热闹,但又没着没落的,心被悬着、揪着,找不到方向。特别怀念小时候的我,它去哪儿了?到哪儿去找他呢?学习肯定不只是为了金钱和体面的工作。那究竟呢?人为什么要活着?我究竟是谁?生命的意义呢?
    也曾追问爸妈:人的灵性为什么会日渐消退。
       他们说:离天地太远,被禁锢了。老妈说她相信,如果有恰当的契合点和支点,是一定可以撬动心门使灵性再现的。
       是的,初二的那个五一节,老妈力战老爸,坚决相信我不会生病,坚决相信我能够完成学校作业。就这样,我用4个半小时完成了三天假期的全部作业,因此,信心大增。历经了库布齐的洗礼、柴达木的锤炼。我的那篇《寻找灵魂深处的自己》诞生了。几年来第一次找回不书不快的滋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