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家俱时遇贵人相助化险为夷

在十年浩劫的日子里,这种景象已经是不稀奇了。与其他人相比,我是幸运的,是三楼的大妈帮助我躲过一劫。

          1971年元旦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带着我的作品,2个圆型茶几,我同学霍成斌帮我运输,到道里12道街去卖,运输工具就是自行车,道里12道街是自发的周日家具市场,整条街都是卖家具的,小到板凳大到五斗橱和大衣柜,文革期间唯独周日在这里能看到民间交易的繁荣景象,快过春节了,买家具的人真多,叫卖声和讨价的嘈杂声此起彼伏异常热闹,兴奋的人们似乎忘记了寒冷。我好容易找到能容纳两个茶几的位置,就围上几个问价的,“什么木料的?”有人问,我说:“是黄榆的”,“花纹真好看,卖多少钱?"我回答:“18元就卖”;经过一番讨价还价,16元成交卖了一个茶几,还剩一个了。这时候有一山里人模样的老者上前搭话:“小伙子这个茶几是你做的嘛?“我说:“是的,”我仔细端详这位老人,相貌不凡,身才高大,慈眉善目,三寸银须,穿毡靴,古书中描述头戴狐狸皮帽,身穿羊皮袄,翻毛皮绑腿,描写的山中隐士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老人用手按了一下我的后脑骨说:“你脑后无反骨,你是好人,你什么时候都会有贵人相助的”,我说:“谢谢您”,等我转头再看这位老人的时候,只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老人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人群中传来呼喊声:“快跑啊!红卫兵来了”我走到
马路中心一看,12道街的两头分别停了一辆解放牌卡车,道里12道街的西头是中央大街,东头是尚志大街,红卫兵的汽车堵住了两个出口,谁都出不去了,身穿黄军装带着红卫兵袖标的红卫兵每人手拿一个搞把跳下车冲向人群,人们有的是卖家具的、也有刚买完家具的,纷纷搬着自己的家具向街面的院里逃,有人把衣柜搬进室外公共厕所,我扛起茶几就向一座小楼的单元门冲去,进了单元门就往楼上冲,到了3楼就到顶层了,听到外面的追喊声哭声求饶声,我感觉已经走投无路了,怎麽办?直觉告诉我必须要进入百姓家躲避才能安全,急促中,我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一位大妈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找谁啊?”我说:“大妈您好!我是下乡返程的没工作做家具卖,红卫兵来抓了,我就跑到您家了,您能让我躲一下嘛?先谢谢您了?”我惊恐无助的眼神似乎打动了大妈的心,大妈说:“孩子进来吧;”我扛着茶几进了大妈的房间,刚关上门,就听到门外红卫兵急促的脚步声已经冲上三楼了,有人大声说:“三楼没人,再到下面看看,”大妈说:“不要怕了、他们走了,在我家多呆一会吧,他们还在下面抓呢。”我说:‘谢谢大妈了,给您添麻烦了。大妈说:’孩子不要客气,我的孩子也是下乡的,这世道没办法啊!”我在大妈家躲避了大约半小时,街上的嘈杂声渐渐消失了,这时候有人敲门,大妈挡住我去开门,原来是霍成斌,我说:“你咋知道我在这?“霍成斌说:"乱的时候我看到你进了这个门洞".霍成斌又说:“红卫兵都走了,我在外面联系了一个买茶几的,等你呢。”我终于从恐惧中走出来,我向大妈道谢之后扛着茶几和霍成斌下楼了,买主就在楼下等候,15元成交卖给他了,等我们出院走到街上,眼前呈现的是一片狼藉,在十年浩劫的日子里,这种景象已经是不稀奇了。与其他人相比,我是幸运的,是三楼的大妈帮助我躲过一劫。
作者:冰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