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时一次卖椅子的经历

手持木椅街中站,肚中肌饿脚下寒,只为生活谋此路,到头只赚10块钱。

    手持木椅街中站,肚中肌饿脚下寒,只为生活谋此路,到头只赚10块钱。
      1970年的腊月好像比以往都寒冷,那一年我17岁,也是我最迷茫最无助的时候。1969年我响应号召上山下乡到生产建设兵团,由于父母年迈需要我的照顾,陪伴父母是我唯一的选择,于是我就成为一个没有城市户口没有工作的无业人员,看着同学们有的奔赴边疆、有的去工厂上班,我却没有户口没有工作,甚至连29斤的供应粮都要到区安置办每月批一次,我的父亲是一家工厂的工程师兼技术厂长,那个年代正是文革时期,我的父亲受尽了造反派的迫害,被强加很多莫须有的罪名,走资派、反动技术权威、资本家等。原本每月128元的工资只给开20元生活费,我的母亲是街道委主任,由于文革的开始,也辞职在家,身体始终不好,家里的生活很难维持。
       自学木匠手艺成为我当时唯一的人生选择,这是我大哥提的建议,大哥在我最迷茫的时候为我指明了方向,我家独门独院,俄式建筑四屋一厨、院子400平方米,我选择一间屋子做木匠房,院子的一角可以堆放木材,家里原来有一些家用的常用工具,这就是我的最初的木匠工具了,我大哥大嫂花7元钱在车辆厂买了一推车(1立方米)木柴,亲自给我送来,大哥说:“就用这些材料学活吧。”我高兴极了,我在道里书店买了很多关于木工技术书籍、最让我受益的就是李瑞环木工简易计算法。
       我做的第一个作品就是我的工具箱,我对木匠活很感兴趣、整天的埋头苦干让我忘掉了忧愁,每个作品的诞生都会给我带来无限的喜悦。做四角八札小方凳、独腿圆茶几、木椅子成为我最初谋生的唯一出路。
      1970年的12月31日这一天是我难忘的一天,明天就是元旦了,我要赚点钱叫爸妈高兴,要用我赚来的钱过元旦。于是我拿着2把木椅来到经纬街与斜角街交叉口等买主,当时的木椅子市价是14元一对,我从早上7点多就站在雪地上迎着刺骨的寒风,到下午2点多,终于有一个买主在一番讨价还价后,以11元的价格成交了。站了一天感觉很冷,我的脸已经冻僵了,也没有感觉到赚钱的喜悦,肚子咕咕的作响,这时候我无比感慨,一首打油诗愤然而生,我急匆匆的走回家,一头钻进我的房间,拿出日记本,提笔便写下一首打油诗。“手持木椅街中站,肚中肌饿脚下寒,只为生活谋此路,到头只赚10块钱。”1984年我在电大学习文学的时候,回想起这一段卖椅子的经历,真正体验到“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个道理。
作者:冰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