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盲流时的书和儿时伙伴

一不小心成为盲流,待业在家的日子里,经常分享同窗好友在工厂上班的喜悦。阅读同学在农场的来信,阅读他们在农场的趣事。

       一不小心成为盲流,待业在家的日子里,经常分享同窗好友在工厂上班的喜悦。阅读同学在农场的来信,阅读他们在农场的趣事。我在回信中,也经常鼓励他们努力学习好好工作。再看看我自己,没有户口、没有工作,还是黑七类家属(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走资派、臭老九),出门有人喊你狗仔子。找工作看成份,黑七类的子女是找不到工作的。这种压力作为一个16岁的我能承受吗?实践证明我不但能够从阴影中走出来,我还学到了很多知识。
       1969年,我16岁初中毕业,上山下乡和留城成为同学之间议论的话题,多数同学愿意留城,少数同学愿意去边疆,留城和下乡可不是自己说的算。政策规定家里两个子女的可以留城一个,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五个姐姐。我五姐是1968年下乡的,按政策要求我也必须下乡。我和几个同学在听了饶河三師的一位领导做的报告后就报了名。当时家里的情况是除五姐下乡,哥哥姐姐都成家了,唯独我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由于文化大革命,父亲被打成走资派和反动技术权威,受到了不平等的待遇。当时家庭的处境不好,哥哥姐姐在文革期间也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冲击,无暇全天陪伴年迈的父母。当时我的思想矛盾,响应号召是我的初衷,但父母年迈又需要我来陪伴。我处于两难之时,我的母校向父亲单位发了关于我应下乡不迁户口的通知,造反派借题发挥又开始批斗父亲,并扬言我一天不迁户口,就不会饶过父亲。看到父亲下班后痛苦疲惫的样子,让我心痛,我下决心迁户口了。我背着母亲拿户口到派出所办理了户口迁移证,又到学校领了兵团战士的服装行李,我把行李服装拿到家,母亲一看到全明白了,我和母亲说:“我不能再让爸爸因为我受折磨了,户口迁了再说。."自从我办了户口迁移,父亲就不再挨批斗了,我的四年盲流生活就此开始了。
       在那个年代,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几乎每天都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口号此起彼伏。我的同窗好友一部分留城到工厂上班,其他同学分批的踏上征程奔赴边疆。我送走一批又一批,每次看他们身穿黄军装佩戴大红花登上火车向我招手告别的时候,我的眼睛总是湿润的。送走儿时伙伴的心情即失落又空虚,我每次都会说同样一句话:“放心去吧,家里的事就是我的事。”从那时起我便成了留守人员了。同学家的事就是我的事,运锯末子木柴拉煤经常事,给同学家帮忙,经常求助邻居小朋友帮忙。那时候的运输工具就是手推车,记得有一次给小五子家拉锯末子,好大一车啊,我找了几个邻居小孩帮助我。那年冬天很冷啊!我们在木器厂装上锯末刚拉出不远一个车胎就没气了,王菊生那年才15岁,但是他很有力气,他是我们的主要劳力,他是驾辕的,还有万驰我们一起拉车,车胎没有气硬着头皮往前拉。走到新阳路松拖上坡时实在上不去了。冬季的傍晚,路灯就像萤火虫,我们在黑暗中等待援兵。这时候有一架马车走过来,我叫万驰上前拦一下,求他帮忙把推车拽上坡,万驰很会说话:“大叔能帮我们拽上坡嘛?”车老板停下来说:“那就拽一下吧。”太好了可算来救星了我们立马把推车拴在马车的车后面,我们都上了马车,只听车老板的一声鞭子响,马车向坡上走去。我们感动极了,我小声说:“谁有烟?”王菊胜拿出半盒蝶花烟,我说:“给我,回家我给你买一盒."我把烟递给车老板说:"大叔您抽烟吧。"车老板接过烟没说话,马车走到坡上我们都没敢吱声,心里想最好再拉一会吧,终于上了坡又到了到了康安路,车老板说:“就到这里吧我要右转去顾乡屯了。”“谢谢了大叔!”我们三人异口同声的说。到了康安路左转再走500米,穿过几个小胡同就到小五子家了。卸车运进院里堆放好,小五子的父母要留我们吃饭,我们没有吃。回去是下坡路我们感觉很快就到家了。
       成为盲流待业在家的日子里,经常分享同窗好友在工厂上班的喜悦。阅读同学在农场的来信讲诉他在农场的趣事。我会鼓励他努力学习好好工作。我没有户口、没有工作,还是黑七类家属(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走资派、臭老九)出门有人喊你狗仔子。找工作看成份,黑七类的子女是找不到工作的。这种压力作为一个16岁的我能承受吗?
       那个年代没有娱乐节目,看书是我每天的必修课,朋友之间互相传阅,连线装黄纸古书都看过。我阅读的古书居多,济公传、西游记、七侠五义、警世通言、  小五义、三国演义、东周列国志等。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正向苏联作家高尔基说的:爱书吧!书是知识的源泉。我很快在书中找到了答案,我 要用我的智慧和勤奋改变生活,武装自己等待机遇。我每天的生活很充实,自学木工手艺,锻炼身体,看书,最忙的时候就是晚上,晚上是我的业余故事会。只要到晚上5,30分,邻居家的小朋友陆续的都来了,多的时候十几位,少的时候七八位等我讲故事,我讲的故事都是平时看的书、济公传、七侠五义等,我是以评书形式讲的,很受欢迎。陪伴我度过盲流生活的主要就是这些小哥们,他们给了我精神上的鼓舞,生活上的乐趣,木匠活上的帮手,只要我说一声,小哥们义不容辞。
      自学木工手艺真不容易,人巧不如家什妙。大哥、二哥、四姐、四姐夫都在工厂上班,都会车钳工手艺,他们给我做了很多工具、拐尺(方尺)、扁子等工具,对我的支持很大。我从做小板凳进步到做大衣柜。同学朋友帮助我揽活,那时后做一个衣柜35元手工费,我一周就可以做一个。
作者:冰乔

相关文章